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六章 炼狱花开
风月大陆 第六章 炼狱花开
快马的蹄声敲碎了湘阳城的黎明,给这座法斯特帝国的军事重镇带来了令人不安的消息。   「位于帝国北方的宿敌帕里正在边境地区集结兵马,而且和驻守帝国北疆的北方军团密切接触,北方军团的大量军队已经移动到并州以南,似乎是要南下进入湘阳州。」   湘阳州,位于法斯特帝国的中东部,是帝国的第三大州,肥沃的土地和丰富的矿产,使其拥有了「天府之州」的美誉。   尤那亚的封地便是在这个州里,到了他出任军部尚书之后,更是将整个湘阳州都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亲自出任湘阳州的总领,可以说,这里是尤那亚的根据地。   在逃离帝都艾司尼亚后,因为受伤过重而陷入昏迷状态的尤那亚就是被他的军队送到了湘阳城休养的。   经过全国最好的几个治疗师这几天来的精心治疗,尤那亚总算甦醒过来,但由于伤势太过严重,至今他还不能下地行走,更不用说恢复多少武技了。   为报仇雪恨,也为夺回艾司尼亚和法斯特的皇位,海鹰扬带伤率领他的鹰扬军团攻打吉里曼斯去了。留下来的那些家臣面对这样的情报,实在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担上什么干係,经过一番讨论之后,他们还是决定把这情报送到了卧病的尤那亚床头。   「不好,赵荣那头该死的老狐狸一定是要有所行动了。」   虽然身体还很虚弱,但尤那亚的头脑却是非常清楚,看到这样的情报,他不禁暗暗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既然帕里要有所举动,自然周边的其他国家也会趁法斯特内战之际趁火打劫的。而且显然驻守北疆的北方军团的军团长赵荣已经被帕里说动,也要趁帝国内战之际从帝国中分一羹。   「这样下去可不行。一定要想个办法……」   尤那亚望着众家臣略带慌张的脸孔,口中喃喃说道。可恨他的手下除了海鹰扬可以独当一面外,好像再没有一个可以值得完全信赖的人才,使得什么大事情都要他来拿主意。   「我一定要马上恢复过来,不然的话,像这些没有头脑的家伙,是办不成什么大事的。」   思索片刻,尤那亚便在床上下了数道命令,从武安前线将可以抽调的军队全部调回来,同时向其他国家派出外交使者,为他的行动争取时间。   传令派军增援湘北要塞,并让要塞的守将一定要严加防备,密切注意北方军团的动向,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死守要塞。   安排好这一切之后,尤那亚便传令将他的治疗师全部召来。   「如果你们中谁能够在一天之内让我的伤势完全康复,我可以给他想要的一切。如果你们中没有办得到,那么你们全部都要被处死。」   坐在床上的尤那亚看起来十分虚弱,但仍然有一股难以抵抗的气势和威严。话语的声音虽然很轻,却带着可怕的杀机。   「殿下!这……」   「尊敬的殿下,求您饶了我……」   所有的治疗师全部跪倒在地上,向尤那亚哀求。像尤那亚这样的伤势,他们是根本无法治疗好的,就算是将全国的治疗师全部杀光了,也无法在一天之内治好他的伤。   「……混蛋,你们都给我滚!」   尤那亚见到他们这样说,心中不禁暗暗一凉,在死亡的威胁下,这些治疗师都无法想出什么好办法,看来真的是做不到了。   「月之神殿四大残神的武技果然是厉害,真不愧是被称为上古的绝技。」   躺在床上,尤那亚默默运气内察,发现自己的体内只有游丝一般的真气在缓缓流动,不禁暗自庆幸,当初在艾司尼亚如果不是自己的机智,可能真的无法从两大残神的手中逃脱。   「神殿,神殿,这些该死的神殿……」   尤那亚恨恨地喃喃自语,他想起了艾司尼亚的神殿也是全力支持吉里曼斯,月之神殿又这样对自己,心中的恨意不禁越发的强烈。   想到神殿,想到神殿的魔法神功,蓦然,尤那亚的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想起来他在南方时学到的异术,他不禁一下子眼睛发亮,也许这会是一个办法。   想到这里,他马上将在外面担任守卫工作的公孙大娘叫了进来。自从受到重伤之后,尤那亚便让公孙大娘和两个女神战士寸步不离他的身边,有她们三个人的守卫,失去功力的他才可以完全放心。   「我需要你的帮助,才能够恢复功力。」尤那亚开门见山向公孙大娘说道。   公孙大娘的眼中闪过複杂的神情,用冰冷的口吻说道︰「殿下,您只要下令,我能不照办吗?」   「不,这次需要你心甘情愿的奉献。」尤那亚望着公孙大娘艳丽的面孔,一字一句地说道。   「心甘情愿,心甘情愿……」   公孙大娘突然格格娇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晶莹的珠泪便从她那画着浓妆的美眸中滚滚落下。   「我有选择吗?我还能够有选择吗?我不心甘情愿,你也可以让我做啊!」   「是的,你没有选择。」   尤那亚的神情变得冰冷彻骨,他用毫不留情的口气说道︰「但这一次是和以前不一样的,只有你完全的把心放开,我才可能成功。虽然现在你的心已经差不多放弃了,但还有一个角落一直坚持着,不让我进入。」   公孙大娘默默地望着尤那亚,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十分难看,眼中甚至闪过一丝可怕的杀机。如果这个时候,公孙大娘出手的话,尤那亚是根本无法抵抗的,但他却毫不在意她的转变,依然自顾自地往下说。   「你要把这一点也向我开放,让我完全进到你的心里面,这样我才能够得到你的真阴,恢复我一身的功力。」   公孙大娘的娇靥一阵桃红,一阵青白,变幻了数次,她突然抬起头来,用坚定的眼神望着尤那亚。   「不,我已经把所有一切都交给你了。」   「我知道你这一点地方是保留着给你的爱郎,但这样的话,我就无法得到你全部的真阴,也就无法恢复功力了。」   尤那亚一针见血,说出了公孙大娘心底的秘密。一瞬间,公孙大娘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惨白。   尤那亚说得没有错,心灵深处的这最后一点空间是她留给自己爱人的,如果连这一点也失去的话,她的心将完全落入黑暗的深渊,完全失去她自己。   「这一次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所以,你一定要帮助我。不然的话,我失败了,你的爱人也就活不成了。」   尤那亚在公孙大娘的心上继续增加压力︰「如果你这次能够帮助我成功恢复功力的话,我就放了你的爱人。」   面对尤那亚的压力和抛出的巨大诱惑,公孙大娘其实已经别无选择,她低头默默无语,半晌后毅然用力点头。   「你答应了,是吗?」尤那亚要公孙大娘亲口说出他想听的话。   「是的。我把我全部的心都交给你,真心诚意的向你献上我的身体。」说完这些话,公孙大娘贝齿紧咬朱唇,连咬出血丝来也没有感觉,她只知道自己的心在滴血。   看着公孙大娘痛苦的神情,尤那亚无声地笑了。这个女人在他用尽心机之下,还在自己的心中保留了一份真爱的空间,没有彻底迷失自己,这一份毅力和情意,实在是难以想像。   宽大的房间里面,有数根巨大的房柱支撑着上面的屋樑,从樑上垂下来的层层白纱将房间分成两个相对独立的房间。   公孙大娘便是被侍女请到了外面的房间,她第一眼就看到了房间中央,一袭巨大轻纱香罗帐轻垂,笼罩着一张软绵绵、香喷喷,锦被豪华温暖的大型绣榻,脸色苍白的尤那亚就躺在绣榻上,她的俏脸顿时一片绯红。   侍女施礼后悄然无声地退下了,房间的门也随之关闭。   「上来吧,我们开始了。」   尤那亚柔声地说道。他的态度让公孙大娘稍稍有些放鬆下来。   两个魔化的女神战士将轻纱香罗帐高高捲起,现在,绣榻上的一切动静都一览无余了。房间的两边都有一个大型的兽头大暖炉,发出炽红的火光,将整个房间弄得温暖如春。   公孙大娘深深吸了一口气,毅然走向了绣榻。绣榻柔软如云,躺在上面有如化身羽外。两个魔化的女神战士辛蒂和星娅也一左一右爬上了绣榻,将公孙大娘夹在中间,伸出手帮助她脱下身上的装束。   「你只要放鬆,一切的事情她们两个都知道该怎么做的。」   看到公孙大娘眼中闪过的一丝犹豫和不安,尤那亚缓声对她说道。辛蒂和星娅也轻轻向公孙大娘点头示意,让她放鬆下来,同时伸出双手将公孙大娘的手臂慢慢举过了她的头顶。   辛蒂从绣榻的一端拉出了一个皮革制的,坚实的手铐,将公孙大娘的双手铐了起来,然后将手铐中间的一个金环扣在星娅从绣榻顶端抽出的金链上,开始向上拉紧。   「这是干什么……」   公孙大娘不安地晃动自己的双手,眉头微微皱起来。这时候,辛蒂和星娅开始将公孙大娘的双脚也如法炮製,只不过是她的双脚分开铐住。当两端的金链同时拉紧之后,公孙大娘就完全固定在绣榻上,想转身都不能。   「因为等一下,她们要把你的情慾挑到最高点,我怕你会忍受不住,所以先採取一点预防措施。」   尤那亚俊美的脸庞上闪动着难以形容的光芒,嘴唇边浮起了一丝微笑。   「这些手铐和脚链都是用上好的乌金製成的,外面用上等的小牛皮包裹,经得起万钧之力。」   说话的时候,两个魔化的女神战士辛蒂和星娅下床转到白纱的后面,公孙大娘刚刚鬆了一口气,却很快看到辛蒂和星娅再次出现在她的眼前。   「啊……」   公孙大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两个魔化女神战士辛蒂和星娅身上的打扮实在太可怕了。   雪白丰腴的胴体上,只有一个薄薄的环形的小牛皮製的黑色胸围,和一条同样颜色同样质地的内裤。   说是胸围,还不如说是两个皮革制的皮圈,只紧紧套住了女神战士那一对高耸玉峰的根部,使得雪白妖艳的乳肉和顶端的樱桃更加诱人的向前挺出。   而那条又窄又小的黑色皮革内裤,简直就是两根黑色的皮条,一条繫在腰间,一条则是绕过胯下,根本无法起到丝毫遮掩的作用,反倒因为深深陷入肉沟之中,更加突出了美丽的花园和艳丽突挺的雪臀。   艳丽的面孔和淫靡的装束,以及令人目眩的身材,雪白透粉的肌肤,组成了让男人神魂颠倒的魅力。   但这样的辛蒂和星娅看在公孙大娘的眼中,却是让她心中不由自主的感到害怕。不过同时,在她的内心深处却也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她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肉体在隐隐发热。   「这是怎么一回事?」   公孙大娘眼中的迷惑一闪而过,却完全没有逃脱一直盯着她看的尤那亚的眼睛,他的嘴角掠过一丝得意的笑容。完全放开心防的公孙大娘再也别想逃脱了。   辛蒂和星娅开始往自己的双峰上倒一种如油般的液体,一股淡淡的,却是极为诱人情慾的甜香瀰漫在整个房间里面。   「这是来自云藏高原,由当地的土人秘製的天藏之香。」   尤那亚得意地向公孙大娘介绍道。公孙大娘的脸色微微一变,她知道这种传奇的药物,它是大陆上是最好的疗伤圣药,也是最好的春药,它可以激发一个人身体的潜在力量,同时也完全将一个人的潜在慾望点燃。   辛蒂和星娅的脸上飞起了慾望的红晕,她们慢慢伏下身躯,用自己的双峰在公孙大娘的身上轻轻摩擦起来。一边摩擦着,一边亲吻她的面颊。肌肤的摩擦和温柔的亲吻,让公孙大娘很快心神蕩漾起来。   辛蒂和星娅各自负责一边,用她们那两团柔软丰耸的香肉厮磨夹揉着公孙大娘的香肉,白桃一般的香肉很快布满了如油的天藏之香,渐渐渗入她的肌肤,她的内心。她的身体开始火热起来。   「啊……」   一阵刺痛从胸口传来,原来辛蒂低头含住了那金色的小环,往上提拉,顶端敏感的樱桃不堪如此的刺激,早已凸起变形。   从公孙大娘的口中传出了激烈的喘息,快美之中的刺痛,就像是一道美食中的调味品,愈发刺激她的全身感觉,让她的全身变成慾望的火炉。   辛蒂和星娅反覆提拉金环,用嘴唇攻击公孙大娘的娇嫩樱桃,让她的身躯在绣榻上有如离开水的鱼,不断地扭动跳跃。   「唔……」   当星娅的玉峰移动到那火烫的花园上,剧烈的刺激让公孙大娘的口中流出了一连串的娇吟,如春油一般的玉液泉涌,和着肉团的摩擦,甚至发出了阵阵响动。   「这么快就受不了,你还真是淫蕩啊!」   尤那亚的声音在公孙大娘的耳边响起,却像是从天边传来一般。羞辱的感觉爬上了她的心灵,但同时却引发了她身上另外一种情绪。   完全放开心防之后的她在天藏之香的入侵下,再也无法控制她的思想和身体了,任由情慾之火点燃她的身心,控制她的一切。   辛蒂和星娅两条香滑的舌头在公孙大娘身上无处不在,然后把火力集中到了她的雪峰和花园,当灵活的舌头点中花径上方那一颗火热突起的珍珠时,一阵闪电霹   雳将公孙大娘的意识完全击碎,她的口中发出了狂乱的呼叫,整个身躯激烈的扭动,雪白如玉的肌肤泛起了一层油光的艳丽粉色。点点香汗随着她的扭动,洒在绣榻上,绘出了一副绮丽的图案。   「可以了,把她放开。」   看到公孙大娘的双眼蒙上了一层异样的水色,甚至连焦点也模糊了,尤那亚对两个正在奋力攻击的魔化女神战士说道。   星娅抬起头来,俏丽的脸上布满了晶莹的玉液。她忍不住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公孙大娘油滑粉腻的花园,媚声道︰「好蕩的浪蹄子,浪水居然喷了我一脸。」   辛蒂和星娅把尤那亚轻轻放在了浑身火烫的公孙大娘身上,然后按照尤那亚说的办法帮助他活动起来。   随着两个魔化女神战士的手指连点,丝丝真阴之气从公孙大娘的身上被吸进尤那亚的体内。   渐渐地,尤那亚的精元开始会聚,气血盛旺而充涨坚挺,辛蒂和星娅便鬆开了公孙大娘双手双脚上的束缚,被慾火充满的她早已是双眼迷离,浑身火烫难耐,恨不得让尤那亚马上进入自己的体内至深之处。   公孙大娘反身压在尤那亚上面,纤腰不断地扭动。恍若狂涛骇浪中的小舟,愈来愈浪蕩的蕩声浪语更是不绝于耳。   尤那亚却是在下面平息定气,慢慢地吸收公孙大娘因为气血沸腾而不断流出的真阴元气。他渐渐地察觉出公孙大娘的心中居然还有一丝的保留,拒绝他的闯入,心中不禁暗暗冷笑。   终于,他大笑一声,趁公孙大娘因一阵悸动涌上心头而缓下动作之际,翻身抢过主动权,挺动长戈勇猛耸挺且摇扭不已,而且主动的次次尽根而没,次次深顶阵心。   这一下,公孙大娘可就更加兴奋了,敏感之要害被顶刺得酥麻之极,她只有紧紧抱住尤那亚的身子,不断的呻吟着。   突然间公孙大娘的螓首连晃,四肢紧紧缠住尤那亚的身躯,腰身如弓铤而起,玉臀如磨盘般的狂扭摇挺,一阵元阴狂 而出,尤那亚连忙鲸吞龙吸,顿感精神抖擞。   …………   连着数次冲开公孙大娘的花蕊,尤那亚的功力已经恢复了泰半,而他身下的公孙大娘却是全身酥软,鼻息粗喘,眼神迷乱。   「你看,那边的人是谁?」   正在高潮迭起之际,尤那亚突然在公孙大娘的耳边轻轻说道。   「是谁啊?……」   公孙大娘勉力睁开迷离的眼睛,扭头看到一边的层层白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拉开了,露出里面的一张椅子,在椅子上坐着一个相貌文雅的男人,清秀的脸庞上出现了一种茫然和异样的苍白,他的双眼直勾勾地望着绣榻上的尤那亚和公孙大娘,两个魔化的女神战士辛蒂和星娅正站在他的两边,脸上挂着神秘的微笑。   「啊……」   是她的爱人!公孙大娘的身躯一瞬间变得僵硬,脑门上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打了一下,一阵阵的发蒙。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因为你一直在想着你的丈夫,所以,现在我把他带来给你了。」   尤那亚的脸上露出了残忍的微笑,他同时狠狠地扭动自己的腰,一下子冲进了深奥之处。强烈的刺激让公孙大娘忍不住哼了一声。   「真心相爱的两个人能够这样相见,还真是令人感动啊!」   「不,不……」   女人的悲惨呻吟就像是吐血一样,居然是在自己心爱的丈夫面前做这种事情,简直比世间任何的酷刑还要残酷。   「是……是……滟儿……吗……」   男人脸上的神情变得惊慌起来,不安的扭动身躯,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他的双肩被两个魔化的女神战士只手按住,根本无法动弹。只有他的双手在身前的空中无助地挥舞着。   「他看不见了,你高兴吗?」   尤那亚邪恶的微笑着,一边重重的撞击着,让公孙大娘的全身都在发抖。听到这话,公孙大娘悲愤欲绝,但同时内心深处居然会隐隐鬆了一口气。发觉到这种不妙的可怕想法,公孙大娘奋力挣扎着。   「我是怎么啦?他这样做已经破坏了我们的约定,可我……可我的身体……」   但尤那亚却只是冷笑着扭动腰部,技巧地挖掘着女人肉体的敏感要害。心灵的极大刺激和肉体的绝顶快美,交织在一起,让公孙大娘的神志渐渐陷入混乱。   「滟儿!滟儿!……是你吗?……我听到你的声音……」   男人的双手徒劳地在空中舞动,不停地呼唤着,这软弱无力的样子好像一根针不断刺着公孙大娘的心脏。   「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公孙大娘喃喃地说着,似乎挣扎着要推开尤那亚。但她的全身却在快感的积累下,益发得酥麻发软,雪臀也似乎是脱离了她的意志,不住地在扭动抛送。   「你真是一个淫乱的女人,在自己的丈夫面前居然还这么快乐地扭动。」   就在这个时候,尤那亚开始在上面剧烈地动起来,同时在她的耳边恶毒地说道。   「当着丈夫的面偷人,味道是不是特别好啊?淫乱的女人!」   「我不是……我……我……」   快感酥麻尚未消退的肉体是根本经不起这样的刺激,才两下功夫,公孙大娘就情不自禁的呻吟出来,一阵阵慾望的浪潮冲向她的身心,冲向她的大脑,让她的思维也完全停止掉了。   而辛蒂和星娅两个人也同时向男人伸出了双手,解开他身上的衣服,将他夹在了两具丰腴健美的胴体之间。   在这样两个身材绝美的女人服侍下,男人的心中虽然惊慌失措,可他本能的反应却是一点也不由他的控制。   辛蒂坐上了他的大腿,开始扭动起来,同时将自己的双峰放在他的双手中,而星娅也不甘落后地挺起双峰,紧紧顶在他的面部。他的手情不自禁地抓住一双香软酥挺的肉团,嘴巴也不得空闲地含住了一棵粉腻的樱桃。   他的鼻中也很快流出了和公孙大娘一样的呻吟声,这声音愈发刺激了神志陷入混乱之中的不幸女人。她的身体疯狂地扭动着,在尤那亚的攻击下高潮如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将她的心神和意志一丝一丝地抽出她的身体。   不到片刻的功夫,公孙大娘的耳朵里面便传来了丈夫熟悉的喘息声,她的眼角顿时流下了晶莹的泪珠。她不想去看,却又忍不住要去看。   随着体内的元阳不断被魔化的女神战士吸走,心爱丈夫那熟悉的身体渐渐变得乾枯,脸色越来越苍白,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终于,当辛蒂吸走最后一点元阳,丈夫那熟悉的呼吸停止之际,一阵绝顶的刺激随着尤那亚的重重一击而在公孙大娘的体内狂涌而起。   「不……」   一阵黑色的闪电在公孙大娘的脑海中闪过,她感觉到自己的心神和意志全部离开了她的身体,心中一片空蕩蕩的,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存留。心防大开的她终于精关大开,真阴元气一洩而出,被早已等候多时的尤那亚一扫而光。